工商史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工商史苑

    郭琳爽与永安公司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3日 信息来源:办公室 浏览人数:1393

     

    中国上海·南京路步行街·永安百货……主题词的后缀是半个世纪前,享誉中外、家喻户晓的人物——郭琳爽。郭琳爽是原永安公司的总经理、上海市环球货品商业同业公会主任委员。1959年与刘靖基、刘念义一起增补为上海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以往研究和描写郭琳爽先生的文章比较注重渲染他们家族创业和在经营上的成果。本文拾遗补缺,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史实。


    “永安”第二代长子,曾是国家排球队长


    永安棉纺公司总经理郭棣活先生是郭琳爽的堂弟。郭棣活是老四郭葵的长子。郭琳爽是老三郭泉的长子,生于189638,现在很好记,但此时还没有国际妇女节,往往记农历,正月二十五日。由于郭琳爽是他那一辈中出生的第一个男孩,特别受到父辈的关爱,尤其是二伯父郭乐的栽培,按现在的话来说他是德智体全面发展。有资料显示:郭琳爽在岭南大学就学期间,曾是优秀排球运动员。中国排球运动发源于广东,当时广东排球运动的水平代表着国家排球运动的水平。19155月在上海虹口娱乐场(今鲁迅公园)举行的第二届远东运动会上,年仅19岁的中国排球队队长郭琳爽率队勇夺冠军。事隔2年,在东京举行的第三届远东运动会上,郭琳爽率队蝉联冠军。第四届远东运动会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郭琳爽再次率队征战,夺得亚军。照片留下了当年国家三大球队队长的身影。


    永安公司选址:南京路两边数豆子的故事


    在郭琳爽驰骋于运动场上的那一刻,他的父亲郭泉和四叔郭葵来到被誉为十里洋场的上海滩。他们对上海的概念来自于华侨的讯信,也读过描绘上海租界的《墨余录》:“南北地广十余里,洋房联络,金碧万状。其间里巷纷纭,行人如蚁,华民多肆于中,铺户麟比,百货山积。茶坊则楼架三层,最上者,一茗需钱五六十,若登酒楼,非费十余金不可。戏馆大小三四十处,箫鼓喧闹,夜以继日。”他们眼见为实,觉得若在上海开办百货公司,非大马路(南京路)莫属,但是开在南京路的那一端呢?颇费心力。老四郭葵建议开在日升楼一带,即现在的南京东路、浙江中路一带,因为此处是南北交通要道,有轨电车直达北火车站。而先施公司已抢先一步,在南京路的北面建楼筑阁,开业在即。究竟是路南人流多,还是路北人丁旺?郭氏兄弟派人以“数豆子”的方法进行测算。不几天,南京路上演了奇谲的一幕。两位身着对襟短衫的男子,一位站路南,另一位站路北,过一行人,他们放一颗豆子,行人匆匆而过,他们机械地重复着同一动作。一连数天,测算出行人流向数据,得出结论:路南人流比路北多。于是,他们向董事会报告,建议上海永安公司开在南京路的南面,这是1915年秋天的事情。

    到了这年年底,郭泉代表公司向哈同洋行(地产商)签订地皮租约,土地8.732亩,租期30年,每年租金白银5万两。合同规定,租期届满后,“永安”必须将地皮连同建筑一起偿还。“永安”无愧于大手笔,它背靠着华侨雄厚的资金,这样苛刻的条件能够接受下来,说明他们经营有把握。经过2年多设计和建造,一幢英吉利式钢筋混凝土结构六层巍峨大厦拔地而起,远远望去,颇似一座欧陆风情的古城堡矗立在南京路上。

    1918年秋色初显,《申报》一连半个月刊登了永安公司“开幕预告”。95,也就是中国人认为吉祥之日,农历八月初一,永安公司开张了。营业之初,南京路车水马龙,人潮如涌,柜台玻璃被轧破了好几块,以致不得不采取凭“代价券”进门的限制办法。400多个职员忙得不可开交,每天营业额超过一万余元。报纸上纷纷刊出特讯,大幅照片,记载上海滩这一盛事。


    岭南大学农学系毕业生,执掌永安公司大印

    在父辈忙乎生意的时候,郭琳爽还是岭南大学农学系的学生。父辈之所以让他选择农学系,原想在南洋种植方面也有所发展,让他经营一座橡胶园。后来情势起了变化,待他毕业,那边的市面不景气。而上海永安公司却蒸蒸日上,几位长辈一商量,改变了计划。1921年,郭琳爽毕业获农学士学位。原以为父辈让他到上海永安公司,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先送他去欧美各国考察商业。然后,让他回香港,安排在朋友开的一家百货公司当助理。从进货到销货,从帐房到仓库,来一番全方位的实习。一年过后,他担任香港永安公司署监督,协助父亲管理企业。1923年至1927年,他先后赴英、美、德、日等国采购商品,学习国外商业企业的经营管理,了解国际市场动向。当他对百货公司经营谙熟于心之时,1929年调任上海永安公司副司理(副总经理),襄助年迈的司理杨辉庭。老携新、新扶老,1933年,37岁的郭琳爽正式出任号称中国最大百货公司的总经理,执掌上海永安公司的大印。


    营销绝技:“礼券”和“康克令皇后”

    永安公司的营业方针是“统销环球百货”,消费对象以中高档为主,突出品牌。郭琳爽时时揣摩消费心理,迎合社会时尚和习俗。如今,各类购物礼券、磁卡盛行,这不是现在的发明创造,也不是新颖的营销手段。其实,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礼券已经广泛使用,永安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儒家“仁、义、礼、智、信”,延绵流传几千年,“来而不往非礼也”,深深影响于民间。逢年过节,上海豪门富户出手大,往往一纸清单,一送几十,上百份。至于礼品送些什么东西,他们概不过问,全凭公司选配。这一来,收受者不实惠,送礼者出了钱还不明白接受者不喜欢。这情形启发了业务部门,想出了发行“礼券”的办法。郭琳爽非常赞赏,公司由此得以利用一笔为数可观不要付利息的社会资金。永安的“礼券”特别好售,因它备货充足,品种齐全,而且“永安”两字口彩好,惹人喜爱。

    南京路上四大公司(先施、永安、新新、大新)遥相对峙,郭琳爽与另3家的经理都沾亲带故,先施公司经理是他的连襟,大新公司经理是他的妹夫,新新公司经理是他的同乡,见面总是客客气气,戚谊礼貌非常周到,但是,同行之间的竞争在所难免。“康克令小姐”就是其中一例。四大公司都经销金笔,都有自己定牌特约名笔,但是,永安公司有自己的招数,它的金笔柜台比其他柜台高一截,为的是方便买主划划试试不用弯腰。更吸引人眼球的是,它全部用年轻端秀的女售货员。女售货员不但彬彬有礼,而且能以流畅的英语对答。因为定牌经销“康克令”,人称“康克令小姐”,后来为造声势,还评选了“康克令皇后”,曾经轰动一时。年轻貌美的女售货员那里有许多,当然是委托“猎头”公司挖来的喽。


    自有一本难念的“经”,豪情买下哈同地产

    华灯初上,永安公司霓虹灯闪烁,格外引人注目。郭琳爽自然有他一本难念的“经”。永安公司大都是华侨投资,初创时是在香港向英国政府注册的,巍巍门楼标有“英国注册”的招牌。日军侵占上海,危及永安公司。郭琳爽派人去英国领事馆以求保护,却遭婉辞。不久,香港发来一封英文信,干脆称:“撤销注册”。郭琳爽不得不请教律师,律师给他出了主意,通过关系请慎昌洋行向美国注册。托庇于星条旗下自有利弊,郭琳爽虽继续能当总经理,但他上面横出一位美国人的总裁,他的司库(账房)也换了美国人,郭琳爽办事碍手碍脚。更有甚者,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驻租界,原本“美国注册”的牌子,被日军判为“敌产”。美国人脚底抹油溜走,取而代之的是日本兴亚院派来的会计监督官小胡子松山。郭琳爽想取一块钱,还得把支票送去请松山盖章方能生效。

    郭琳爽苦苦支撑了8年,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却又遇永安公司地皮30年租期届满。此时,老哈同和夫人罗迦陵双双离开了人间,遗下一群养子养女继承财产。永安的地契落在乔治·哈同手里,他一开口就向郭琳爽要价150万美元。郭琳爽一愣,租期30年,永安公司已经付给哈同洋行租金共计折合白银150万两,现在索要这个“天文数字”,狮子大开口。据律师了解,当年,老哈同在1900年购进此块地皮时才花了1.8万英镑,南京路寸土成金,40余年它的地价呈几何级增长。转而,郭琳爽冷静下来,父辈含辛茹苦打造的宏伟基业,总得让他发扬光大,怎能在我的手里丢失。他豪情地扔下一句话:“不就是一百多万美金吗?”斩钉截铁地表示欲买下这块两代人前赴后继经营的产业。经过双方几次三番的较量,最后以112.5万美金的价码谈了下来。


    为纪念郭琳爽夫妇,大厦取名“启华”


    上海临近解放,南京路上其他三大公司的经理都离开上海到香港去了,唯独郭琳爽没有去。不走的原因,他在解放后的一次人代会上说:“我不肯离开上海的理由,是因为我的家庭观念很深,我是姓郭的,郭家门第二代第一个老大,应该留在上海,负责维持有”传统性“的企业,而且上海是在我的祖国里的,所以我坚决不走。”

    建国以后,党和国家给了郭琳爽很高的荣誉。公私合营后,他仍然担任公私合营永安公司总经理,并担任上海市环球货品商业同业公会主任委员、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执委、全国政协委员。作为工商界代表经常接待外国友人,宣传党和国家的赎买政策,让外国友人亲眼目睹新中国工商业者的生活、学习和工作状况。

    文化革命中,郭琳爽与众多工商界人士一样,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被赶出洋房,住进汽车间。他家大门口不时变换牌牌,一会儿是红卫兵司令部,一会儿是造反队联络站。市里开批判陈、曹的电视大会,拉他去陪斗,批判《不夜城》编剧、导演,他就是活靶子。永安公司初改名“东方红”,后改为“第十百货公司”在四楼还专设“吸血鬼郭琳爽罪行展览会”,他家里的生活用品,他穿戴的衣服鞋帽,全成了“展品”。

    “文革”后期,1974年秋天,他2位定居巴西的女儿惴惴地来沪探望。郭琳爽很是高兴,情不自禁地哼一段广东戏,还开玩笑地指着女儿用眉笔画出弯弯的眉毛:“看,马路上不会有盯着你看?”。1027日深夜,他的心脏病突然发作,家人连忙送华山医院,不敢使用哪妇孺皆晓得名字,而在病历卡上填写鲜为人知的别名“郭启棠”。医生即刻抢救,也认出了他,悄声对家属说:“啊!他是郭琳爽呀?”家属默认。医生竭尽全力也无法挽救,他终于闭上了眼睛。享年78岁。

    改革开放后,第十百货公司改名为华联商厦,2005年恢复称永安公司。郭琳爽和夫人杜汉华原居住地,淮海中路花园洋房,由“永安”的第三代投资改建了大厦。这幢豪华大厦各取其父母姓名中的一个字,定名为“启华大厦”,以寄托对郭琳爽夫妇深深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