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改革同路人—一起走过四十年

    章锋:艰难岁月打磨出来的“企业家精神”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3日 17:26信息来源:宣教部浏览人数:1923

    回天集团董事长 章锋


    “历经苦难,更要懂得艰苦奋斗、善待他人。”父母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不仅成了我的个人信条,也成了回天集团的企业文化核心。

    如今,历经近40年的不懈拼搏和艰苦奋斗,搭乘民族复兴崛起的高速列车,回天新材由一个濒临倒闭、名不见经传的地方研究所,打造成一家总部扎根上海,产业横跨沪、鄂、粤、苏四地的高新技术企业集团和中国胶粘新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销售收入和利税增长1000多倍。

    历经苦难更要艰苦奋斗

    我出生于1957年,随着改革开放同步成长。小时候,父母被打成右派分子,在农村一待就是8年。受家庭出身影响,我从没被批准加入过少先队,高中时期报名参加飞行员,却因政审期间被人举报而被淘汰。但是我始终一心想加入党的队伍。“我父母常说,如果没有共产党,没有后来的政策,没有公平的机会,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经历过这些苦难,更要懂得艰苦奋斗,更要懂得善待他人,更要懂得公平、公道。”

    童年时期,全国物质匮乏,身在农村的我年仅9岁就开始干起了体力活,每天都要去很远的地方挑水。“那时我力气还小,桶都拎不起来,每天都很累,但我是家里的老大,爸爸在忙着修水利,妈妈也在村子里工作,所以我只能咬着牙担起这份家庭的责任。”

    1977年恢复高考,然而由于之前学校里教的学习内容太少,第一年没有考上。于是,我每天早晨5点就起床参加劳动,夜里一直复习功课到凌晨1点多,每天只睡4个小时;劳动间隙,也总是捧着书读。翌年,再次参加高考,以全考场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取了中南财经大学。“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树立起‘人生要靠自己奋斗,要做就要做第一’的理念。直到现在,我们回天也是这样,要做行业第一名,不要做第二名。”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我的两个弟弟都一样发奋图强,如今一个当上了国企的组织部部长,另一个成了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哪里难就到哪里去

    大学毕业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中华大地,我进入一家国企,一做就是8年,从基层一路干到供应科科长、销售科科长、厂长。“有一阵子,我们企业的产品质量出了问题,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黄牌警告,于是领导决定交给我来处理,让我去当质量办公室主任。”当时仅仅30岁出头的我走马上任后,参考了一些日本企业的做法,从供应原材料到产品质量,进行全方位把关、全系统管理,不但撤销了警告,还在短时间内拿下了国家质量管理奖。

    回天公司的前身是襄樊(襄阳)市国有胶粘技术研究所。市场化浪潮袭来,这家依靠财政拨款生存的国有科研所逐渐“锈”死。1992年,研究所运营举步维艰,且资不抵债。我就在这个时候调入研究所担任所长。之后,我采取按劳分配、按资分配的方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可是,改制意味着原有铁饭碗的打破和利益的重新调整,刚一开始就遇到了巨大阻力。

    那时家里的门锁被人用胶灌过,每天骑着上班的自行车也被人用刀片割破过轮胎,就连我在用的公车也被人用油漆刷上了“脏疯”来羞辱,甚至有两次被打得头破血流住进了医院。最夸张的是,当时研究所一共108人,其中79人联名写信到纪委检察院,为此我被检察院传唤带走,后来经过组织调查发现不实,才放了出来。

    这件事后,我决心要从体制和制度上进行根本性改变,并在1997年改制成功,让每位员工都持股,让他们变成企业真正的主人,这样员工才打从心底里有了主人翁意识,把企业的事情当成是自己的事来做。认购之后,企业进行投票选举董事长、总经理。我上台后,想起在那之前四年的日日夜夜,百感交集,脑子一片空白,难受地说:“四年过去了,四年前的今天是什么样大家都清楚,今天大家腰包里有多少子儿自己也都清楚,我章某人这些年做了什么大家也都清楚,明天这个公司到底往哪里走,大家自己决定。”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台下全体员工起立鼓掌,掌声不息。“可见,给员工们办实事,他们都是记在心里的,关键时候也知道要怎么做,所以我基本是全票通过的。当时那个场面让我终生难忘,也将鼓舞我一生都要用心给大家办事,时时想到员工,相信大家都能明白的。”

    自此,研究所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业绩开始每年成倍增长。当时襄樊类似胶粘所这样的国有科研所有20多家,改制13年后,回天在创业板上市,而同时代的那些科研所不少都消失了。

    父子接力传承革命精神

    1975年高中毕业,我随着父母一起下乡。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妈妈当时硬是花120元买了台蝴蝶牌缝纫机,白天出去干活,晚上在家帮村民们加工衣服。一些邻居感谢她,就回送些面粉、红薯之类的吃食。

    “我几乎每天在街上开车的时候,遇到些摆摊的老人、年纪稍长的清洁工,都会放慢车速,摁一下喇叭,以示尊重。因为他们让我想到父母,想到我家庭过去经历的一切。”我深深地体会到,自己摆脱了弱势后,更应关心社会弱势群体。于是,我在湖北基地开展阳光爱心工程,招聘了100多位聋哑员工;2008年汶川地震时,从回天驶出的30辆大车满载着油、米、面等救灾物资去汶川抗震救灾,历时1个多月,对当地进行了援助。2011年,我出资设立“章锋慈善基金会”;企业上市时,我将国家多年奖励我个人的500多万元奖金悉数捐出。这些年,我个人捐款近3000万元,两次荣膺“中华慈善人物”。

    为了培养艰苦奋斗的精神,我将儿子由贵族学校转学到农村学校,和农民的孩子一块儿上学,要他养成能与同学打成一片的性格。“他上高中的时候住校分床位,他主动把好铺位让给别人;学校里的伙食不好,我爱人给他送菜、开小灶,他把菜分给大家吃,从小就知道分享;大学的时候,我每个月只给他500元,同学们都不知道他家里有钱,等到毕业了来家里玩才知道原来他家开公司、有别墅,都蒙了。”我笑着解释说,“穷养儿、富养女”的说法,确实有几分道理。高中毕业后,我让儿子去读海军工程大学,锤炼他的意志和毅力。之后,再去国外读书,拿下金融专业的研究生学位。“他研究生毕业后去了海通从事金融工作,我就把他‘骗’了回来,让他回到公司,从车间一线开始做起,从车间副班长、副主任,一路做到销售副部长,深入第一线,和工人在一起吃苦。之后,再将他从副职变为正职,然后派往越南去响应‘一带一路’,独立带团队去当地建厂、开公司、开拓市场。这样一路下来,也就培养了他有责任、能吃苦、有爱心的性格,走到哪儿都能燃烧一团。”

    要做为国争光的产品

    每年冬天,我每天早上5点40分就起床去野外江河中冬泳,即使是雪天也从不停歇。“每次起床的时候真的很冷,真的想再睡一会儿;脱了衣服下水的那一刻,也真的很冷,也想能停一天;但下水以后,开合俯仰之间,整个世界就豁然开朗了,冷也没那么可怕,坚持也没那么难。我已经坚持了8年,公司的很多重要决定都是在游完泳之后想到的。人都有惰性,要不断和自己较劲,我就是一辈子和自己较劲,心里永远点着一把火。”

    近年来,改革开放给了我勇气和机会,由我掌舵的回天专注于技术创新、产品研发和人才引进,成效初显:一批科研成果转化成了产品和经济效益。2016年,港珠澳大桥用胶,回天一举击败国内外众多竞争对手,独家中标;经过6年奋斗,日本、欧美等一批汽车的挡风玻璃、焊装等,也首次采用了“回天胶”;中国光伏背板用胶,每三块背板中就有一块用的是“回天胶”;还有桥梁、装配建筑、水处理、环保包装、高铁、电子电器等领域用胶,用的都是回天胶。

    “每一个新产品出来,我们都叫它‘孩子出生了’,孕育和生产过程是痛苦的,但看到它们出生是喜悦的,今后几年将是回天的逆势成长期,也是我们长期坚守实体经济、潜心科技创新的回报。”近年来,企业引进了十几位博士,一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前年10月,胶粘新材料行业唯一一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落户回天;去年9月,又被评为中国上市公司最具投资价值的企业,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依然实现逆势飞扬,销售、利润收入同比去年增长均超过28%。

    现在的回天,在湖北、上海、广州、常州建立了产业基地和研发中心,开发有8大类40多个系列400多种规格的产品,拥有170多项专利和100多项专有技术,并逐步进入电子、新能源、高铁等高端胶粘剂市场,打破了跨国巨头长期垄断中国高端胶粘剂市场的神话。“今天的回天,已是胶粘剂新材料国产替代进口的重要品牌,我们不光做产品,还要做为中国争光添彩的产品。”

    感恩时代,产业报国;创造价值,回报社会——这是我数十载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动力所在。勇担责任,将企业做强做大,让员工成长,让客户满意,让伙伴共赢,让股东增值,让社会认可,打造一条从企业内部到外部、从产业上游到下游共赢的价值链,这是我们坚定恪守的经营理念和价值追求!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我们已经走过了40年的风雨历程,走进新时代、面临新机遇、迎接新挑战,我将以认真执着、精益求精的企业家精神,不断推动回天永续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