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改革同路人—一起走过四十年

    陆仁军:创新永远是企业发展的主题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0日 17:00信息来源:宣教部浏览人数:1700


    上海柘中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陆仁军


    柘林中学是一所很老的学校,相当一部分教师是上海市区人。恢复高考以后,各个学校都抓升学率,培养更多的学生考上大学。但学校待遇低留不住教师,领导很着急。当时教育经费严重不足,国家规定每月交通补贴费6.25元,上海市区教师每周回家一次的车费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决定办校办工厂。

    艰苦创业,办厂

    我出生在奉贤县胡桥乡黄沙村第六生产队,初中毕业后回乡生产,1971年参加教育工作。1984年11月,当时我是柘林中学的物理教师,会开汽车,会装电灯、会修电器,校长看到我的这些特长,让我办校办厂。可是学校一穷二白,连一把螺旋刀、一把扳手也没有,学校经费不可能给我办厂。

    这时正好有一个攒钱的机会,柘林地区没有冷库等加工设备,养殖场对虾捕捞上来后,要马上送到上海市水产局福山路冷库。于是,我开一辆上海130一天送2车虾,清早送一车,半夜再送一车,一个晚上都不能睡觉。一个暑期,人家教师在休息,我在运输对虾,一共46天。养殖公司领导看到我辛苦,结算时给我4600元,又给了100斤对虾。我对校长说:“4600元作为校办厂的启动资金吧,100斤对虾分给教师”。每位教师分到2斤对虾,大家第一次吃到东方对虾都十分高兴。这对虾也成为了柘林中学教师的第一份福利。

    我的老家胡桥乡食品机械很发达,但是他们与食品机械配套的和面机没有生产,需要到外面请人家去做。和面机比较小,制造工艺不复杂,但做饼干、做面条、做面包都需要它。我经过测绘后认为可以做,回到学校招了7名工人,加上我,一家校办厂就算开工了。这7个人都是柘林中学本地教师的家属,安排教师家属就业,也是给教师的一种福利。

    我们造的和面机质量很好,得到了商家认可。与胡桥食品厂、胡桥食品机械总厂、胡桥建设机械厂等单位合作,与他们的食品机械配套生产和销售。一台和面机售价2600元,成本只有800元,利润相当可观。当时,胡桥的食品机械销往全国各地,生意很好,他们每销售一台食品机械,就需要搭配上我的一台和面机。

    至1985年,一年下来,我们校办厂攒了13万元。当时13万元是一个天文数字,学校有了钱就给教师发福利,每位教师每月发5元交通补贴费、5元伙食补贴费、5元学生补课费,一共15元。这15元在当时的奉贤县教育系统是最高福利了。

    1985年10月以后,和面机成为集团控购商品,销售额开始下跌。12月以后,我们转产电器产品。电器是我的强项,电路、安装、配电,这些我都懂。至1986年,柘林中学校办厂年利润62万元,生产规模越来越大,在柘林中学放不下了,我们花60万元搬到了新的地方生产。

    我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创业的前三年,我们先后办过上海柘中电子仪器厂、柘林电器塑料厂、上海红叶成衣厂;与解放军南京空军机械厂联营,在奉贤建立分厂,共同生产部分军需电器产品;以后又与上海供电局沪东供电所、沪西供电所合作。这些联营和合作都获得圆满成功。

    1987年12月,校办厂脱离柘林中学,归属奉贤县教育局管辖。我们校办厂脱离柘林中学后承诺,每年给柘林中学13万元,共3年,再扶持办一个校办厂。结果我们一年半后就把3年费用39万元全部给了柘林中学。

    1991年5月,我们在南桥镇运河北路征地39亩建新厂,1992年3幢厂房建成迁入新址。同时还造了教师活动中心桃李山庄。

    办校办厂开始时是享受免税政策的,1989年起我们企业开始缴税,缴税当年为全县第一名,超过国有企业。1993年,改为柘中集团公司,从奉贤县教育局中单列出来,成为县政府的直属企业,公司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1994年,产值达到1亿元,利润1643万元;在美国建立海乐公司,与美国伊顿公司合作,开发研制电器新产品;在法国与施内德集团合作试制低压开关柜。1996年,销售额1.3348亿元,利润4053万元。1998年,县政府要求我们改为股份制企业。公司实行股份合作制后,职工的积极性更加高涨,收入也更高了。职工工资的年收入远远超过公务员收入。

    我和千千万万个民营企业家一样,是改革开放给了我创业的机会,但在企业初创阶段是非常艰辛的,其中的苦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很多。因为吃苦,所以我特别珍惜。

    转型发展,上市

    1991年,企业提出“追求卓越,创造一流”的立业精神,实施“与巨人同行”的发展战略,不断引进、消化、吸收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核心技术,这使我们的产品同国际先进水平保持同步。企业通过了IS0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获得了法、英、美三国认证证书,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上海市名牌产品、上海市著名商标。 

    1992年起,我们公司进行创新,不仅做电器,还发展其他产业。第一个行业是电线杆生产。国家在邬桥地区建设50万伏变电站,征地后有107个土地工,为了他们的就业设立了电线杆厂,但是企业亏损严重,工人的工资发不出。工人们经常上访,政府压力很大,县政府要求我们企业去托管。

    1993年4月,我到电线杆厂实地一看一研究,发现亏损原因主要是管理上的问题,电线杆市场很好,是供电局定点生产,不愁销路。我派去10多个人进行管理,第一年就扭亏,第二年就盈余,第三年就利润数百万元,不仅把原来的债务还清,还使得工人工资大幅度提高。这家企业效益最好时年利润2000多万元。

    1995年6月,我从托管经营电线杆厂得到启发,在齐贤镇办了上海柘中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产品从电器转向基础工程。这个厂我们办得比同行业早,当时全市小管桩厂只有我们一家。

    那个年代恰逢上海房地产业大开发,使用管桩的市场很大。奉贤的第一幢高层大楼信息大厦,南汇、青浦、松江信息大楼的桩基工程都用了我们企业的产品。上海磁悬浮列车用的桩基也是我们的产品,磁悬浮是德国技术,对桩基承载的要求很高,不能有半点沉降,不能出半点差错,我们圆满完成了任务,由此柘中企业的名气大振,市场在全国被打开。

    我们抓住机遇马上扩大生产规模,年产量达到250万个桩,当年桩基的价格昂贵,而材料价格便宜,每一米桩的利润80元,全年利润2亿多元。因为效益可观,全市管桩企业大量出现,我感到这样下去市场迟早要饱和。于是,我们就进行了转产,专做港口码头的大型管桩,因为大型管桩的生产一般企业做不了,需要特别条件,比如需要港口码头、大型启动设备、大型厂房。为此,我们把企业搬到邬桥镇的黄浦江畔。

    由于转产及时,我们又抢占了市场先机,企业生产的管桩占上海市场的20%以上。浦东国际机场、上海地铁、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上海科技馆等许多重大工程项目都采用了柘中的产品。我们还先后参与黄海大桥、杭州湾大桥、苏通大桥、青岛海湾大桥建设,一直做到港澳珠大桥。参与建设的大型码头有宝钢码头等,这个管桩技术我们获得了五、六个专利,企业得到很大的发展。

    跨入新世纪,上海的发展一是需要清洁能源,二是面临大城市用电高峰差大的问题。外滩的景观灯在新世纪初因为电力紧张而不能开放。审时度势,把握机遇,2004年,我们企业又涉足发电行业,建造燃气发电厂。按照市政府要求,我们夜以继日、挑灯夜战地干,在规定的时间内正式开机发电,对上海的用电作出了很大贡献。2015年,电厂又发展二期工程,增加了发电量。

    从做配电设备到做电器设备,从做电线杆到做管桩工程,现在又涉足发电行业,每改革一步,企业就发展一步;每创新一点,企业就前进一点,我尝到了创新发展的甜头。迄今,我们集团逐步形成三大公司,一是柘中电器公司,二是柘中建设公司,三是柘中投资公司。

    2008年,我们公司销售收入13.2亿元,纳税1.52亿元,集团公司总资产达到15亿元。这时我们就策划上市,走向更大的市场,谋求更大的发展。2010年1月28日,公司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奉贤区本土企业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我们企业一上市就募集到资金7亿元,有了这些资金,企业就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2010年末,公司拥有总资产42.02亿元,利润1.6亿元,缴纳税金1.18亿元。201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07亿元,年内使用募集资金4.4亿元。2016年,集团公司营业收入4.22亿元。2017年,集团公司主营业务比2016年增长40%,利润2.5亿元。2018年,利润达到3亿元。现在集团公司总资产50亿元,上市公司的市值达到80亿元。

    柘中企业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校办厂,发展到今天的上市公司,实践证明,创新永远是企业发展的主题,没有创新就没有企业前进的动力。我们得益于创新,感恩于这个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