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上海市“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专题报道

    增值税制改革引发专家热议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3日 16:29信息来源:《现代工商》浏览人数:9448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中国宣布对“大税种”——增值税制度进行改革试点。 从201211日起,在上海地区已经开展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众所周知,增值税是中国的大税种,占全部税收的比重远远超过营业税。此次增值税制改革,已经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持续热议。

     

    A

      

    20111026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增值税改革的决定要点如下:1、从201211日起,在部分地区和行业开展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2、试点先行在上海市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等开展,条件成熟时可选择部分行业在全国范围进行试点。3、在现行增值税17%标准税率和13%低税率基础上,新增11%6%两档低税率。4、试点期间,原归属试点地区的营业税收入,改征增值税后收入仍归属试点地区。试点行业原营业税优惠政策可以延续,并根据增值税特点调整。纳入改革试点的纳税人缴纳的增值税可按规定抵扣。

     

    B

     

    据了解,从事建筑业、金融保险业、邮电通信业、文化体育业、娱乐业、服务业以及转让无形资产、销售不动产的单位和个人,需按照相应税率对取得的营业额征收营业税,税率主要有3%5%20%三档。增值税是以从事销售货物或者提供加工、修理修配劳务以及从事进口货物的单位和个人取得的增值额为课税对象征收的一种税。故此次增值税改革事关重大,引发了众多热议。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企业税负过重亟需减税。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服务业由目前的征收营业税逐步调整为增值税,并降低税率,结构性减税由此拉开序幕。应该说,减税政策此时出台相当及时。近年来,无论经济增长和企业状况如何,税收始终刚性高速增长,这从侧面折射出企业税费负担过重,亟需减税。政策好,重要;抓好落实,更重要!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启动建筑安装交通运输和服务业由目前征收营业税逐步调整为增值税的改革试点,并降低税率。这是一项已定重大减税改革拉开序幕的表现,意在减少重复征税等,降低三产税负以利其更好发展、放手专业化细分和升级换代,进而提振消费改善民生扩大内需转变发展方式。

     

    一路飙升的财政收入再次撩拨起了国人期待减税的神经。资深财经评论员谭丰华表示,在我国财政收入连年大幅增长的形势下,无论对于国家大局还是民众个体,无论对于短期稳定和谐,还是对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不管是从公平角度还是效率角度,减税都善莫大焉。

     

    在当前的现实下,结构性减税已不是方向性的,而是操作性的。为防止结构性减税变成有关部门推诿塞责的万能辞令,需要在控制总体税负的规模,推动税收立法权和税法制度的统一,弃除“隐性税收”,提升经济造血功能等方面尽早取得实质性进展。

     

    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提出,增值税是中国第一大税种,减增值税才能更好地发挥减税促经济稳定增长的作用。而且,减税也有一个契机。增值税扩围需要保持营业税税负与增值税税负的大体平衡。营业税税率多在3%-5%之间,17%的增值税税率有一定的下调空间。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就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这一决定解读说,增值税和营业税本质上都是流转税,但在不同税制的情况下,会发生矛盾。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将减轻中小企业税负。如果上海试点成功,会很快在全国推行。

     

    王朝才称,上海的试点是在现行增值税17%的标准税率和13%低税率基础上新增11%6%两档低税率,以适应不同企业的情况。通过试点,了解改变增值税后,对企业究竟有何影响,是否真能达到预期效果。另外,营业税是地方税,增值税是共享税,中央要拿走75%。如何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也是改革必须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财政部财政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则表示,税收制度方面,增值税试点改革是整个税制改革的重要步骤之一,意味着增值税括围正式启动。行业方面,首先从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等开展进行,逐步将目前征收营业税的行业改为征收增值税,避免了营业税重复征税的弊端,同时新增11%6%两档低税率,这些都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消费者方面,此次改革或可使消费者受益。

     

    既然启动改革就应大步前行,不要畏畏缩缩迈不开步子。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局部宽松有了实质性措施,即针对服务业的结构性减税。近年来国家财政总收入持续超速增长,今年19月高达29%以上。国家财政存款余额超过3.6万亿人民币,减税的步子完全有条件并应该再大些,应该在新一轮的局部宽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孙钢表示,现在很难判断增值税改革能够减轻多少税负,需要看具体方案。他指出,近期内涉及到减轻税负的基本是结构性调整。增值税改革步伐较为迅速坚实,相比较与从2004年到2009年长达5年之久的增值税转型,已算迅速。对于民众较为关心的增值税改革和减轻税负之间的关系,孙钢表示,试点刚刚开始,目前公布上海交通行业试点税率,具体到细分行业实行何种税率,哪些行业属于现代服务业都需要等待上海方面出台细则,之后才能计算减轻税负的规模。

     

    C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告诉媒体,此次深化增值税制度改革试点意义深远。从保证税制公平的角度,增值税扩围有利于避免重复征税为部分企业减负。从保增长、调结构的角度,增值税扩围为市场主体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有利于保证产业结构调整的顺利进行。他进一步分析,之所以选择在上海是因为其交通运输业和现代服务业都比较发达,更容易总结经验。

     

    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介绍说,现实生活中,部分行业一直存在着营业税与增值税重复征收的问题。北京一家食品企业的财务总经理曾坦言,由于所处行业的特殊性,需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核发餐饮服务许可证,但在取得工商营业执照时,工商局据此核定为餐饮企业或零售企业,造成在税种鉴定上增值税与营业税两个税种混淆,一直存在重复征收的问题,如果增值税扩围,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

     

    那么,此次会议提到的部分现代服务业是否会包含金融保险业呢?事实上,市场对于下调或取消商业银行营业税的呼声由来已久。目前,金融保险业营业税税率为5%,值得一提的是,国外大都无此税项。

     

    据了解,按照银行经营的不同金融业务,其计税营业额包括贷款业务收入、差价业务收入和中间业务收入。这三种业务中,贷款业务收入是银行业营业收入的主要内容,计税依据却是其经营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全额,而不能扣除任何相关费用。因此,与提供货物征收增值税的行业相比,银行业的实际税基较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商业银行财务部人士对媒体说,“事实上,银行业上缴的营业税非常可观,但对于银行而言负担较大,如果能够转为征收增值税或进行一定的改革,将有利于银行业务水平的发展。”

     

    国泰君安金融业分析师伍永刚曾预测,若商业银行营业税下降2个百分点,14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将平均增长达到5.2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如果对金融机构税收进行改革,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银行利润水平。

     

    不过,白景明表示,无论从学术研究还是从国际经验来看,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还存在比较高的技术难度,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进项税额抵扣如何确认。至于新增两档低税率的目的,在白景明看来,这是为了保持税负相对稳定,是有关主管部门在全面综合的考虑之下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表现。杨志勇认为,从相对长期的角度看,此次设置的两档低税率或只是改革过程中的一种过渡,以中性为原则的增值税仍将保持较少的税率级次,且相应调减税率是大势所趋。